貝特森:家族治療的先行者

by Jian De
0 留言

今天5月9日是貝特森(Gregory Bateson)的冥誕,就來談談他的生平與貢獻。

生平

▲Gregory Bateson。(圖片來源:The International Bateson Institute

Gregory Bateson生於1904年5月9日,出生地在英國劍橋郡(Cambridgeshire)的Grantchester。他在家中排行老么,上有兩位哥哥,父親William Bateson是位遺傳學家。1921年就讀劍橋大學的聖約翰學院,四年後(1925年)取得生物學文學學士學位,之後續留劍橋進行動物學、人類學和民族學研究。在二次大戰前,他前往位於厄瓜多境內的科隆群島(Galápagos Islands)和新幾內亞進行實地考察。 1936年,他發表具影響力的著作《那溫》(Naven),書中描述一支新幾內亞的土著民族。同年,他與美國人類學家Margaret Mead結婚,並共同前往峇里島(Bali)進行聯合實地考察。1939年,兩人搬至美國居住。二次大戰期間,Bateson曾在南亞為美國戰略服務辦公室(the U.S. 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)工作。

▲Gregory Bateson(左)、Margaret Mead(中)與Reo Fortune於1933年6月在澳洲雪梨合影。
Margaret Mead 於1935年與Reo Fortune離婚,之後改嫁給Gregory Bateson。
(圖片來源:ExplorePAHistory.com

1942年起,將系統理論(systems theory)和控制論(cybernetics)應用於社會科學成為其工作重點。 1947年,被任命為哈佛大學人類學客座教授。 1950年與元配Margaret Mead離婚,育有一女Mary Catherine Bateson,並於隔年(1951年)與他的第二任妻子Betty Sumner結婚,並育有三名子女。1951年,與在蘭里波特診所(Langley Porter Clinic)共事的精神科醫師Jurgen Ruesch共同出版了《溝通:精神醫學的社會矩陣》(Communication: The Social Matrix of Psychiatry)一書。1952年秋天,獲得洛克菲勒基金會的經費補助,於加州的Palo Alto開始進行「溝通中的矛盾現象」(paradox in communication)研究計畫。在1957年再次離婚後,Bateson與他的第三任妻子,也是位社會工作者Lois Cammack結婚,並生了一個女兒。1962年再次轉換跑道,開始研究動物的溝通行為;1963至1980年辭世之前,均於夏威夷海洋研究院(the Oceanographic Institute)服務。1972年出版《邁向心智生態學之路》(Steps to an Ecology of Mind)一書,企圖運用控制論來解決生態問題。1979年出版生前最後一部作品《心智與自然》(Mind and Nature),書中發展出一套進化生物學的知識與學習理論。1980年7月4日,Bateson因肺炎病逝於美國舊金山,享壽76歲。

貢獻

Bateson在心理諮商方面最大的貢獻,便是提出「雙重束縛」(double bind)概念以及成為家族治療的開端。所謂雙重束縛,是指一個人從重要他人身上接受到不同層次卻彼此相衝突的訊息,既無法逃脫又無法回應,所產生的衝突。1940至1960年之間,美國有許多研究開始探討家庭生活與精神分裂症(即目前的思覺失調症)之間的關聯性,以Bateson為首的工作小組便是其中一例。

▲曾與Bateson共事過的精神科醫師Jurgen Ruesch。
(圖片來源:Alchetron

1953年至1954年間,Jay Haley、John Weakland與Don Jackson等人陸續加入Bateson於Palo Alto的研究團隊;1956年,研究團隊共同發表一篇論文,名為〈邁向精神分裂症理論〉(Toward a theory of schizophrenia),首度提出雙重束縛的概念;他們認為精神失常患者的失常行為是家庭環境的延伸;而當個人處於一種無法脫逃必須回應的重要關係中,若個人接收到兩個不同層次卻又彼此相關且矛盾的訊息,但又發現很難偵測或評斷彼此的不一致,便陷入「雙重束縛」中。雙重束縛有六大特性:

1.兩人或以上彼此間存有一種重要關係。
2.反覆出現的經驗。
3.一項主要的負向指令。
4.第二項指令較抽象且與前一個指令相矛盾,亦強調給予處罰或威脅。
5.第三項指令亦為負向,且不准受害者脫逃並要求其回應。若無此限制,受害者
6.受害者受到制約,開始以「雙重束縛」觀點看待世界時,毋須所有要素均具備,只要其中一項便會引發憤怒或恐懼反映。

▲Jay Haley,曾與Bateson共事,1962年團隊解散後加入MRI,日後成為策略派家族治療代表人物。(圖片來源:維基百科

該篇論文中舉了一個相當經典的例子,將雙重束縛的所有特性均涵括在內。一位母親去醫院探視剛從嚴重思覺失調症復原得還不錯的兒子,兒子很高興見到母親,用手臂環抱她,但母親的肩膀卻變得僵硬;兒子收回手臂,但母親卻問他:「你不愛我了嗎?」兒子瞬間面紅耳赤,母親又說:「親愛的,你不要這麼容易覺得尷尬,也不要害怕自己的感受!」這位病患在母親離開後回到病房,情緒開始不穩,甚至出手攻擊其中一位工作人員。從案例中可以瞭解到:該位母親先給了一項非語言訊息要兒子走開,但隨後說出的話又給了另一項非語言訊息,要兒子「靠近一些,你需要我的愛」,之後說的話又出現另一項非語言訊息「你誤會我了」。Bateson等人認為,若個人持續暴露在此類訊息中,便會逐漸喪失瞭解自己與他人溝通型態的能力,最後發展出思覺失調的行為。

▲John Weakland,曾與Bateson共事,1960年代加入心理研究院(Mental Research Institute),並與Haley及Jackson等人建立MRI短期治療模式。(圖片來源:Institit Gregory Bateson

Bateson研究團隊的重大發現有二:一是溝通具有多重層次;二是破壞性關係模式的存在延續,主要依賴家庭中的自我調節互動。這篇文章發表後,研究團隊成員開始同時對父母與罹患思覺失調症的子女進行面談,雖然當時會談只是為了探索不具治療意義,然而卻代表會談能真正觀察到家庭成員間的互動。這種聯合家庭會談方式也啟發了後來的家族治療運動,義大利精神分析家Selvini Palaxzzoli於1967年帶領8位精神科醫師,採用Bateson與Haley等人的概念,於義大利米蘭成立家庭研究中心(the Center for Study of the Family),並建立米蘭派系統模式(Milan systemic model)。

▲Don Jackson,曾與Bateson共事,1959年創立心理研究院(Mental Research Institute),之後與Haley及Jackson等人建立MRI短期治療模式。(圖片來源:Terapia Breve Puebla

參考資料
Bateson, G., Jackson, D., Haley, J., & Weakland, J. (1956). Toward a theory of schizophrenia. Behavioral Science, 1(4), 251-264.
Fabri, A., & Brückner, B. (2015). Bateson, Gregory. Retrieved from http://biapsy.de/index.php/en/9-biographien-a-z/85-bateson-gregory-e
Wikipedia. (2017, September 29).Gregory Bateson. Retrieved from https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Gregory_Bateson
馬長齡、羅幼瓊、葉怡寧、林延叡(譯)(2013)。諮商與心理治療(第二版)(原作者:R. S. Sharf)。臺北市:新加坡商聖智學習。(原著出版年:2011年)
劉瓊英(譯)(2011)。家族治療(原作者:M. P. Nichols)。臺北市:洪葉文化。(原著出版年:2010年)

你也許會喜歡…

留言